欢迎登录忻州市文化和旅游局唯一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旅服务

【文献里的忻州】《忻州地区志》第十七编

 时间:2022-10-21 11:01       大    中    小      来源:忻州市图书馆

   文献里的忻州

  编史修志,以“存史、资治、教化”为目的,古今皆然。古人云:治天下者以史为鉴,治郡国者以志为鉴。地方志是我国独有的历史文化遗产,是我国民族文化宝库中的珍贵财富。志者,补史之缺,参史之错,详史之略,续史之无。 

  忻州市图书馆特推出“文献里的忻州”栏目,以“读志、解志、传志”的方式,携《忻州地区志》与您一起全方位回顾忻州地区历史与精神文明建设之路。 

    

  忻州地区志简介 

  《忻州地区志》——忻州地区的第一部地方志,经过地区史志办全体同志及专家、学者的十个春秋以及各县市、各有关部门的全力配合支持编纂而成。这部具有资料性、权威性的地方志书,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遵循古为今用,详今略古的原则,主要记述了20世纪“七七事变”起至90年代全区的自然风貌、经济状况、政治、军事、文化、民俗等方面的演变情况。它对于认识忻州、宣传忻州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也将为我们新一代鉴古知今、兴利除弊产生积极作用。 

 

   

  《忻州地区志》共二十三编,包括建置、自然地理、土地、人口、农业、工业、交通邮电、贸易、财税、金融、经济管理、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党派群团、政事、军事、教育、文化、文物、医药卫生、体育、科技、民俗、人物。  

  忻州地区位于山西省北中部,地处要冲,位置重要,向有“三关重地”“晋北锁钥”之称。境东五台山为华夏之胜,灵迹辉照;境西黄河为景物之雄,千古瞻观。悠久的社会历史,浓厚的民族文化传统,是祖先留给我们的一笔弥足珍贵的财富。 

  忻州地区民情淳厚,人杰地灵。历代人才辈出,文韬武略,各领风骚。 

  金代著名文学家元好问,元曲四大家之一的白朴,元代诗坛巨匠萨都剌在中国文学史上皆有重要影响。世代繁衍生息在这里的人民不畏强暴,抵御外侮,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民族英雄,其中尤以宋代杨家将为著。 

  在近代革命史上,境内民众前仆后继,英勇奋斗,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五四运动以后,在马列主义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影响下,以高君宇为代表的一代英杰投入无产阶级革命,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了更加光辉的革命业绩,涌现出包括徐向前、薄一波等老一辈革命家在内的许多著名人物、仁人志士。 

  抗日战争时期,今忻州地区境内是晋察冀边区、晋绥边区两大抗日根据地的发祥地和中心腹地。平型关大捷、雁门关伏击战、火烧阳明堡飞机场战斗,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战热情。解放战争时期,忻州人民积极参加土地改革,参军参战支援前线,选派大干部南下、西进、北上,支援新解放区,为全国解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全区人民励精图治,艰苦奋斗,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开创了崭新的局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所有这些古往今来人们征服自然、改造社会、创建文明的斗争历史和光辉业绩,理当载入史册,长存于世,彰往昭来,激励后人。 

    

    

    

    

  第十七编   文 化 

  英国人类学家爱德华·泰勒1871年在《原始文化》一书中指出,文化即“知识、信仰、艺术、道德、法律、习俗,以及由作为社会成员的人所获得的任何其他能力和习惯的复合整体”。文化的内容不仅包括生产、生活用具和其他物质产品,而且也包括最基本的价值信念、伦理规范、道德观念、宗教、思维方式、人际交往方式、风俗习惯等。在同一个国家内部,不同的自然地理环境、人文因素及历史发展进程形成各具特色的区域文化,并进而形成整个国家民族的文化。 

  一、文学 

  历史上境内曾出过一些享誉全国的文学大家。金代文坛泰斗元好问(今忻州市人),工诗文,所著收入《遗山集》,尚编有《中州集》,对金、元时期文坛影响甚大。元代戏曲家白朴(河曲人),著有杂剧16种,其中《墙头马上》和《梧桐雨》最为著名,是我国戏剧文学中的瑰宝。元代诗人萨都剌(今代县人),能诗擅词,著有《雁门集》4 卷,“名冠一时”,其词《念奴娇·登石头城》、《满江红·金陵怀古》等皆负盛名。 

  抗日战争时期,晋绥、晋察冀根据地,汇集了一批文艺人才。著名作家马烽、西戎、孙谦、束为、胡正以及卢梦、亚马、林杉等长期在晋绥根据地工作和生活,并创作了许多以根据地人民战斗和生活为题材的文学作品。 

  60年代前期,群众性文学创作进一步发展。任秉友、王学全的小说,刘琦、张玉良、潘玉厚、贾宣生的诗歌,均在全省产生一定影响。 

  1978年,地区文联成立。1984年后,忻州市和定襄、原平、静乐、五台、河曲等县也相继成立文联,并创办各自的文学刊物。 

  1984年地区举办了全区首届文艺创作评奖,对1979年至1983年5年间创作的36件优秀作品进行奖励。为使评奖工作经常化、制度化、条例化,地委和行署又于1988年颁布了《忻州地区文艺创作奖励条例》,把评奖工作纳入了地方法规。根据《条例》精神,对1984年至1987年的作品进行补评;从1988年开始,每年举行一次优秀作品评奖。 

  地区文联成立后,在办好刊物的同时,每年都要召开一至二次创作会,至1988年底,累计培训业余文学作者近千人次。1988年,忻州地区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名,作协山西分会会员46名,地区文联联系的重点作者200余名,在县以上报刊发表过作品的业余作者 700余名。 

  二、戏剧 

  明嘉靖七年(1528),定襄县举人薄世佑《书(承恩集)后》中所载:“凡我后人,虽富累万金,官阶一品,切不可摆堂唱戏,自贻亢悔,开子孙比优狎邪之渐。”可见在此之前境内已有戏曲活动。同年,忻县游邀村黄堂庙戏台建成,之后,境内各地戏台陆续兴建。至清末民初,境内戏曲活动发展为鼎盛时期。东部地区村村有戏台,甚至一村数台,忻县部落村多达12座;城镇则更多,忻县城关23座,代县城关29座。 

  北路梆子源于明末清初,形成于陕西同州(今大荔)和山西蒲州(今永济)一带的“山陕梆子”属支系庞杂、势力强大的北方梆子系统。山陕梆子形成之后,北传至忻、代二州,与当地民间音乐和方言结合,逐渐具备了地方特色,形成覆盖晋中、晋北、内蒙、察哈尔(今河北西北部)、陕北等地区的一个新剧种。其声腔特点是保留了母体的一套“花音乱弹”,并加以丰富和发展弃了母体的另一套“苦音乱弹”,但上句尾音保留其4、7为悲调色彩音。且伴奏与表演基本仍依旧规,变化不甚明显。艺人多来自晋南一带,即所谓“生在蒲州,长在忻州,红火在东西两口,老死在宁武、朔州”。 

  中路梆子清同治前与北路梆子为同一剧种,称“大戏”,省外称山西梆子,同治年间与北路梆子分流后称“下路调”或太原梆子。1954年山西省首届戏曲观摩演出会定名为中路梆子,今统称晋剧。 

  道情原为宗教艺术,系道家宣扬教义的说唱形式。约于清代中后叶搬上舞台,当时以演神仙道化故事为主,后逐渐移植一些社会生活剧目,转向娱人戏剧。流行于境内晋西北一带。繁峙、代县及五台所流行的道情,则与晋西北稍有差异,今已极少活动。 

  二人台清代称“社火玩艺”或“打玩艺”,为流行于晋北、陕北、内蒙、冀北的戏曲剧种,境内主要流行于河曲、保德、偏关一带,定襄、忻州等地亦颇流行。二人台源于河曲一带的山歌小调及民间歌舞,后随走西口谋生的劳动人民传至内蒙,吸收那里的蒙、汉民歌而形成。二人台的传统剧目,大都为生活小戏。二人台的唱腔音乐,为单曲反复或数曲联缀体制,多为一剧一曲,曲剧同名,曲调均取自民歌山曲,调式调性丰富多样,伴奏乐器以笛、扬琴、四胡、四块瓦最有特色。 

  大秧歌今名繁峙秧歌,因起于奋地(今属应县),又曾名奋地秧歌。流行于内长城一带,足迹远至内蒙。秧歌的渊源无文献记载。以其声腔考察,其“训调”与“小调”系民歌俗曲的程式化。乱弹则移植于老山陕梆子,与北路梆子近似而更古朴,移植时间或许在清初。从现存舞台题壁可知,与它同源的朔州大秧歌在雍正六年即有演出记录,因此它的形成亦当不晚于雍正年间。至清道光年间(1821-1850),已有不少班社在繁峙与邻县活动。 

  赛戏俗称“赛”或“道诗戏”,为祀神类戏曲傩戏家族的北方支派,在境内流布于五台、宁武、岢岚、五寨等县。 

  赛之源,周有傩,汉有“冬赛”,以后历代均有“报赛”的记载,以歌舞祀神而发展成参入故事,进而发展成代言体戏剧,兼以娱人功能。境内赛戏之形成,从其“引荐人”持竹帚、表演带面具和剧目均反映南宋以前事,及赛词悉为“道诗”等看,形成时间当在宋元之际。 

  三、美术 书法 摄影 

  境内民间艺术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原平炕围画、代县农民画、定襄剪纸和面塑等,都各具特色,流传已久。历史上各个时期都出现了一批优秀的农民画家、剪纸能手,但由于是“民间”的,留名者不多。在绘画方面,知名的并有作品传世的要数本世纪30年代的五台画家赵凤瑞。他擅长画人物和花弃,其人物画造型准确、形象生动、线条道劲、用色典雅。代表作《瞎闹一场》表现盲人生活而喻以讥讽当时统治者,技巧成熟,构思深刻。其它花卉作品,也都具有深厚的功力。 

  新中国成立初,忻县专区美术力量比较薄弱,直到成立晋北文联,才有了专业美术干部聂云挺、张连有等。60年代初期先后有一批美术专业院校毕业生分配到忻县专区,美术创作逐渐由零散自发的形式发展到有组织的自觉的创作活动。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陆续从外地分配和转业回来不少艺术院的学生和美术干部,加之区内各县(市)频频举办的培训班培养造就了不少人才,使忻县地区的美术队伍不断壮大,作品不仅参加历届省级美术展览,而且多次参加全国性的画展,拿到了不少的奖项。 

  1978年7月地区文联复成立,并开始编辑出版综合性文艺刊物《春潮》。《春潮》每期都有画页,成为全区美术创作的重要园地之一,发表了大量的美术作品。同时,区文联编印了书画集、民间剪纸集、书画作品年历月历等,推动了全区的美术创作。 

  80年代,忻州地区先后成立了几个美术专业群众团体: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忻州分校、忻地老年书画研究会、五台山书画院、忻州地区美术家协会。 

  忻州地区历史上知名的书法家有:唐代田琦,雁门人(今代县);金代元好问,秀容(今忻州市)人;元代萨都刺,雁门(今代县)人;明代林春,代州(今代县)人;清代冯云骧,代州(今代县)人;清代徐继畲,五台县人等。1978年以后,书法艺术事业蓬勃发展,忻县(州)地区成立了多种书法组织,举办了多种书法活动,培养了大批书法人才,为全区社会主义两个文明建设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1913年崞县(今原平)城内由河北保定人创办了境内第一所照相馆。1920年代县城内王子安、孙枚在中华书局附设照相部,王玉山开办“美华号照相馆”。这是境内照相行业的起始。 

  1939年初,晋察冀军区成立新闻摄影科,各军分区也相继建立了摄影组织。二分区辖境内的五台、繁峙、定襄、东忻县、东崞县(今原平),这些县遂成为境内摄影组织机构建立较早境内政府部门的摄影活动,最早的是1945年日本投降后,五寨县政府协理员张文忠开始的摄影活动。1958年,晋北地委宣传科购置了一台碌莱福莱相机,由张瑞亭使用,张瑞亭因此成为境内最早的较有摄影成就者之一。 

  1973年3月“中共忻县地委摄影组”成立,编制7人。这是境内最早专业摄影组织机构。摄影组摄影、灯光、暗房设备齐全,当时堪称全区一流设施。 

  1988年7月19日,忻州市青年摄影协会成立,会员20余人。同年9月6日,忻州地区摄影工作者协会宣告成立,全区66名代表参加了会议,通过了协会章程,选举了协会领导机构人员,选出理事23人,常务理事9人。地区摄影协会成立之后,抓队伍,抓创作,取得可喜成绩,连续5年被评为全省摄影优秀组织工作者集体奖,荣获全省摄影界唯一的“三连冠”金杯。 

  四、音乐 舞蹈 

  本地区民间声乐可分为三类:山曲、小调、劳动号子。 

  山曲主要流行于晋西北的河曲、保德、偏关、宁武、神池、五寨、静乐等县。忻州、定襄也有部分地方流行。俗称“撅蒂片”。这是忻州地区蕴藏最丰富、流传最广泛的一个歌种。小调在忻州地区民歌中数量较多,分布也比较广泛,遍及全区各县(市)。特点是叙事兼及抒情。普遍采用“五更”“十二月”、“四季”、“对花”的章法,以分节歌的形式描述事件或人物的遭遇,以及自然现象或生活常识。劳动号子是在沉重的集体劳动中哼唱的。一种是打夯基,打硪号子,一种是黄河沿岸的船工号子。有扳船号子,行船号子,拉纤号子。此外,还有打兰靛及纸坊计数号子。其作用是举重劝力,统一节奏,鼓舞情绪,发出一种战胜自然的力量。 

  民间器乐主要有鼓吹乐、寺庙宗教音乐和二人台丝竹乐三个乐种,分布于全区14个县市。 

  境内民间舞蹈较为丰富,大致可归纳为9类。分别是锣鼓类、秧歌类、彩灯类、车船类、拟兽类、武技类、神鬼类、花鸟类和其它类。 

  这些民间舞蹈的活动方式主要是群众性的自娱活动。一般在两种情况最为活跃:一是农历正月间,属农闲季节,劳动群众辛苦一年,获得收获,要庆贺祝福;同时也是新一年春播耕耘的开始之际,人们希望新一年更比往年风调雨顺,取得更大的收获,使生活过得更好一些,于是举办各种各样的文艺活动,民间舞蹈便成为最主要的文艺形式。另一种情况是迎神赛会,这也是民间舞蹈大量活动的时机。这种古时群众性的大集会,虽属一种宗教性的活动,但也是民间文艺的大会演,起着既酬神又娱人的作用。在迎神赛会时所表演的歌舞和其它佳节丽日活动的歌舞大同小异。这在历史上各县编纂的县志、州志、府志上都有大量记载。 

  五、报刊 广播 

  境内最早出现的报刊是1920年(民国9年)五台县学界同人创办的油印刊物《教育刊》,后改为《政学刊》。 

  抗日战争爆发后,境内各县纷纷创办抗日报刊。仅1937年创办的报刊就有:中共定襄县委的油印刊物《奋斗报》,中共东忻县工委的《边哨报》,中共西忻县党组织的《晨报》,静乐县牺盟会主办的16开小报《牺盟救国》,宁武县委会主办的油印四开刊物《汾源怒吼》等。 

  新中国建立后,50年代初期,各县都先后办过县小报,一般都是四开四版。地区最早的报是忻县地委机关报《雁门报》,创刊于1958年7月1日,刊期为周2刊,每周三、六出版,四开四版,在全区范围发行。1970年10月1日,忻县地区革命委员会创办《新忻报》,周二刊,每周三、六出版,四开四版。1984年5月,中共忻州地委决定恢复地区报社,定名为《改革报》。1987年1月1日改名为《忻州报》。报社内部机构设办公室、要闻组、经济组、政教组、副刊组、摄影组。1988年底,全区各县除忻州市委的机关报《忻州市报》经新闻出版管理部门批准还在继续出版发行以外,其余各县都不再办报。 

  1950年前后,全区从地委、各县到区、乡四级机关相继配备收音机、收音员,建起收音站,逐渐形成地、县、区、乡四级收听网络。当时仅五台县就建起收音站82个,有收音机97台,配备专兼职收音员97人。 

  1951年1月,中共中央制定《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要求在7年或12年内全国基本普及农村广播网。1955年10月,忻县建成全区第一个有线广播站,次年3月正式播音。 

  1962年忻县地区有线广播管理站正式成立。广播节目以转播中央电台、省电台节目为主。1970年,全区各县的有线广播站呼号改为“xx县人民广播站”,从此县广播站实现由转播为主到自办节目为主的职能转变。 

  1983年9月12日,忻县地区行政公署广播事业局更名为“忻州地区广播电视管理站”1984年元旦,忻州人民广播电台(50瓦调频台)正式开始播音。同年2月7日,忻州地区广播电视管理站更名为“忻州地区行政公署广播电视局”,同时增设了音像管理科。1986年,建于五寨县城的全区第一座10千瓦功率的中波转播台正式投入使用,开始转播山西人民广播电台的节目,覆盖五寨、岢岚、河曲、保德、偏关5个县的部分功率为 500 瓦。1987年,繁峙、代县、宁武3县建成了小调频,为乡镇版大站传送广播信号。 

  六、电视 电影 

  1970年10月,县内西门坡建起全区第一小功率(30功率,实际发射功率仅10W)的电视差转台,利用邮电微波电路转播北京电视台节目,忻县县城的居民首次看到了电视节目。80年代,黑白电视机在人民群众中迅速普及。1982年,忻县杨朗公社鱼龙沟大队实现了全区第一个电视村。1984年忻州市率先建起了全区第一个县级电视台,并于12月29日正式开播。同年,忻州地区在五台山台怀镇筹建又一座转播台与卫星地面接收站。从此,五台山旅游区也能收看到中央电视台的第一套节目和山西电视台的节目。1987年,繁峙 、静乐、五台山、宁武、代县、定襄、忻州、五台和五寨县以及地区电视转播台又建起10座卫星地面接收站。1988年,神池、岢岚、保德、河曲及忻州地区境内的厂矿企事业单位也先后建起地面卫星接收站。1988年底,全区各县共有电视差转台188座(功率为9千瓦),卫星地面接收站320座,发射总功率9千瓦,人口覆盖率为75%。 

  1930年,忻县城内打磨巷裕兴粮店由晋绥军首映无声电影。1934年秋,忻县城内三家店由英国人首映有声电影。 

  1953年,山西省人民政府电影教育工作队第5队、第6队、第15队、第29队、第30队等5个流动电影队固定在忻县专区活动。1957年1月,山西省文化局将电影放映队下放到区内各县,大县3个队小县1个队,忻县专区共有32个放映队。1957年1月,地区影剧院成立。1976年至1979年,发展各类型放映单位219个,全区放映单位达412个。1984 年放映单位发展到596个。1985年至1988年,因电视普及,城乡电影放映单位有所减少。1988年底,全区共有各类型电影放映单位458个,其中专业电影院9座,集镇影院7座,厂矿35毫米固定放映队12个,流动放映队5个,16毫米流动放映队374个,8.75毫米流动放映队42个。电影放映单位遍布城市、农村和厂矿。 

  七、档案、史志编纂 

  1952年8月24日,中共忻县地委召开全区第一次档案工作会议。会后,地委、专署及全区各县相继成立档案室,配备人员,购置设备,建立档案工作各项制度,开始清理1949年9月1日以来的文件材料。 

  1958年12月忻县专署与雁北专署合并为晋北专署,原忻县专署所辖17个县合并为9个县,各县的档案机构也随之合并。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全区档案部门拨乱反正,全面整顿,从上至下开始了清理积存文件、整档建档和清理鉴定等工作。1980年地区及各县成立了档案局。1983年在机构改革中,地区档案局被撤销,各县除五寨县外均撤销档案局,保留档案馆。1984年地区恢复档案局,实行局馆合一,两个牌子,一套人员,各县也陆续恢复档案局。1985年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和山西省委、省政府关于调整档案工作领导体制的指示,全区15个档案局(馆)统一列入政府编制序列,成为地方政府直属的职能机构。到1988年底,全区有档案行政管理机构15个,综合性档案馆 15个,有60%地、县直属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建立了档案室。 

  民国初年,各县先后成立修志局,开展修志事宜。1915年(民国4年),林端修纂《偏关县志》,今藏中共山西党校、河津(残)图书馆。同年,由王有宗重订道光《偏关县志》,今藏北京、山西、上海、山西大学等图书馆。1916 年,由吴大猷纂《保德州乡土志》三编,今藏北京、山西大学、中国科学院、北京大学等图书馆。1922年,由苏从武修纂《五台县小志》二十篇,今藏故宫博物院、中共中央党校、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等图书馆。1931年,由贾大中(崞县人,清举人)等修纂《重修崞县志稿》十卷,专利,记事至1931年,今藏山西图书馆(存卷6、10)。1934年,由张友桐、贾湘纂《代县志》,稿佚。1935年,明玄(常惭愧)纂修的《定襄县志》,由赵戴文、明玄作序,冯鹏翥、张乔德题签,铜梓版印制,今藏私人之手,定襄县志办存复印件。此外,1931年前后,齐敬贤纂有《定襄记事》一册,今藏太原图书馆;《定襄县乡土教材》一册,今藏定襄县档案馆。 

  新中国建立后,50年代后期至60年代中期,各县设有县志编辑委员会,着手修志工作,曾收集大量的历史资料,编写了部分初稿。“文化大革命”中稿多佚,部分初稿、史料存各县档案馆。1988年6月,由赵培成(五台槐荫人,副编审,曾任县志办公室主任、县政协副主席)、孙文山、孙叔文主编《五台县志》,八编,徐向前题签、题词,李力安、白清才、赵鹏飞、郝毅作序,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全志1080千字,记事至1986年。同年6月,由黄培业(代县人,副编审,曾任县志办公室主任、忻州地区史志办公室科长)、高开源(曾任县志办公室副主任)主编《代县志》二十一卷,启功题签,朱培经作序,书目文献出版社出版,全志850千字,记事至1982年。是年,由汤溢纂《神池县教育志》内部刊印。 

   

  1981年底,中共忻县地委集各县县委先后成立党史征集领导小组及办公室,开始中共党史资料征集整理、研究工作。至1988年,完成中央、省党史研究部门交办的征集研究任务以外,还征集了几千万字的地方党史资料。弄清了当地的重大事件、重大人物的脉络,并整理编印了一批党史资料丛书。